《战狼2》女主卢靖姗个人经历大起底-名人故事

2017-09-07 22:02:03  阅读 314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随着《战狼2》的热映,除了飙升的票房和口碑,女主角卢靖姗的人气也一路高涨,不少人都很好奇,这位演技大气自然的混血姑娘,究竟是谁? 卢靖姗是中美混血,在香港出生,是个地道的中国人。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眼前的卢靖姗,性格也与演技一样,大方且真实坦诚。她坦言自己童年时被叫“丑小鸭”,其实一直自卑,不过曾“被三级烫伤”以及“母亲过世”的经历,让这个姑娘如今学会了用更豁达的心看世界。 接演《战狼2》前,已患病的卢妈妈最大的心愿,是已在好莱坞闯荡许久的女儿能回国发展,多演中国人自己的电影,

《战狼2》女主卢靖姗个人经历大起底-名人故事第1张-情调网

随着《战狼2》的热映,除了飙升的票房和口碑,女主角卢靖姗的人气也一路高涨,不少人都很好奇,这位演技大气自然的混血姑娘,究竟是谁?


《战狼2》女主卢靖姗个人经历大起底-名人故事第2张-情调网


 卢靖姗是中美混血,在香港出生,是个地道的中国人。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眼前的卢靖姗,性格也与演技一样,大方且真实坦诚。她坦言自己童年时被叫“丑小鸭”,其实一直自卑,不过曾“被三级烫伤”以及“母亲过世”的经历,让这个姑娘如今学会了用更豁达的心看世界。

 接演《战狼2》前,已患病的卢妈妈最大的心愿,是已在好莱坞闯荡许久的女儿能回国发展,多演中国人自己的电影,如今因为吴京,她圆梦了。


 我忍不住要先放下这位姑娘在长城上的自拍照,这自拍技术一看就是个从来不作妖的人,杆儿都露在图里了,也不修图

 往常习惯低调的卢靖姗其实经历很丰富——15岁曾签约小室哲哉的公司,与安室奈美惠同台表演,大学考入在英国与牛津剑桥齐名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一心回香港发展音乐事业,却误打误撞被吴京选中出演《狼牙》女主角,开始做起演员。之后,卢靖姗在好莱坞发展顺利,拍了多部电影和美剧《绿箭侠》。这次主演《战狼2》,她充满了感恩,也更是燃起爱国心。


 2015年,卢靖姗的母亲检查出得了胰腺癌,胰腺癌从发现病情到死亡通常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所以从知道妈妈生病开始,卢靖姗就没有再接任何工作,一直在家陪伴妈妈。

 “2016年7月,吴京找到我的时候就很开心,因为很担心妈妈有一天走了,我还没有完成她的心愿。我记得那天吴京打电话,问我当天晚上能否过去帮忙,我还问他是需要替身吗?他说他的新戏需要一个女一号,问我当天晚上可以飞过去吗?”

 当时卢靖姗的经理人在度假,电话也关机了,“因为没有京哥就没有我当演员这回事,所以我就问了京哥两个问题,问他这部电影需要脱吗?他说不需要。我们之前在北京吃过饭,他知道我妈妈生病的事情,所以第二个问题我问他:如果有个两天的假期,我可以回香港吗?他说一定可以。然后我又问了我妈,她看过《战狼1》,她知道第一部很成功,所以她超级开心,很感动,都流泪了。她说她突然有了一个推动力,要把病魔打败,一定要看我的首映。她说能看到我再次回国拍中国人自己的电影,是当妈妈最大的骄傲。

 

 “后来京哥也跟我爸爸妈妈通了话,我就直接答应了,我们完全没有谈任何其他的东西。第二天我才联系到我经理人,我跟他说我接了一部电影。”

 《战狼2》里的卢靖姗

 其实,《战狼1》的时候吴京就找过卢靖姗,饰演一个狙击手,但是当时卢靖姗正在美国拍《绿箭侠》就错过了这次机会。

 拍摄《战狼2》的经历跟电影一样精彩,卢靖姗曾在微博晒出自己在非洲经历海啸的照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她居然用了“挺搞笑的”来形容。

 “我们去非洲拍戏,京哥发了一个微博,有一个安全通知,每一个人出去都必须结伴出行。我可能也是因为妈妈的事情,知道人生苦短。以前我会恐惧害怕,现在我觉得既然生命短暂,就应该多去体验,尤其是作为一个演员。我既然扮演一个援非医生,就要入乡随俗。所以我会经常自己一个人去跑步,去不同的地方,跟本地人交流。”

 有一天早上自由活动,卢靖姗想去跑步,就往海滩的方向跑:“当我按照他们指的路跑出来,才明白酒店的人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因为出了酒店一直都是高速公路,我就在高速公路旁跑了2个小时,终于找到了海滩,我超级开心,我还在海滩躺着写了‘战狼2017、7、28’拍了照片发给京哥,发了微博。”

 “突然我经理人给我打电话,说这边有海啸,问我现在在哪,我说我现在就在海滩,怪不得一个人都没有。他让我快点走,我就想起路过了一个租四驱车的店,我租了车赶快往山上面开。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那个海滩就被淹没了。我还发了照片,京哥都服了,说这个女生真是什么都敢。”

 在后面的日子,卢靖姗也经常自己出去逛,发现了很多美景。后来制片人跟卢靖姗说,下次请带着他们一起去。

 拍摄《战狼2》时的卢靖姗,拥有一颗能发现不同的美的眼睛

 新京报:妈妈最后看到你主演的电影了吗?

 卢靖姗:遗憾的是,我妈妈2017年1月份就过世了。妈妈去世后,我爸爸就回美国了,他要去冒险。我很赞同他,我跟他说你都67岁了,你要做什么就快去做,我支持你。所以《战狼2》首映的时候京哥给了我一个惊喜,上海首映有一个现场直播的环节,他就把我爸爸请来了。我忍不住哭了,好尴尬啊!我很感谢我的爸爸,在我拍《战狼2》期间,他停了所有工作,每天在家陪伴妈妈,也是爸爸对妈妈的爱,让我安心的去完成妈妈的梦想

 恩爱的卢爸爸和卢妈妈,下面有他们家人的故事

 童年像《摔跤吧!爸爸》

 卢靖姗还记得自己6岁的时候,在电视里看到爸爸,“应该是电影《死亡游戏》,他演一个坏人,被弄死了,我当时很害怕,几个小时后,他从门口进来,我还以为是鬼。”

 虽然爸爸是动作演员,还出演过成龙的电影《蛇形刁手》,但是卢靖姗从小就没有想过自己要当演员。“我基本上不怎么看他演的电影,因为他基本上演的都是坏人。”

 卢靖姗的爸爸是美国人。在那个年代,美国人在华语片里基本上都是反派角色,“虽然我爸爸的功夫很厉害,但我不想活在他的‘阴影’里。”

 虽然卢靖姗没有想过做演员,但是爸爸却没有放弃教她功夫,卢靖姗还有一个妹妹,比她小5岁半。“有一个电影叫《摔跤吧!爸爸》,简直就是我从小的经历写照,我爸爸一直想要一个儿子,但是也没生出来,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小丫头,所以他就把我们当男孩养。”

 卢靖姗的妈妈一直梦想着让女儿学习琴棋书画,可惜女儿们也都是男孩性格,更喜欢射箭、跆拳道。“我们很庆幸跟着爸爸学了功夫,小时候我们家附近有一些男孩子专门欺负小姑娘,我就回家问爸爸,别人欺负我们怎么办?爸爸说,谁欺负你你就揍回去。《摔跤吧!爸爸》里面有一个桥段就是那个女孩把男孩揍了,真的是我和妹妹的写照——爸爸教我们防身术,我们还把男孩打跑,我爸爸知道以后还特别骄傲。”

 曾因是混血儿被叫“丑小鸭”

 卢靖姗从上幼儿园开始一直到高中,都就读于香港的中文学校,“那段时间我不太开心,因为我是混血儿,小时候常常被人嘲笑。我的头发和眼睛都是棕色的,我就一直很想有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跟别人长得不一样。我小的时候,香港人不太容易接受混血的孩子,一些人就会用异样眼光看待我们,那个时候我很自卑的,没有朋友,很惨。”

 卢靖姗小时候还有一个绰号叫“丑小鸭”,“因为我刚好有一个背包,就是一个黄色很难看的背包,再加上我的样貌跟别人不同,所以他们都这么叫我。”

 卢靖姗的父母知道她会因为样貌自卑,就鼓励她去当模特,“当时我特别不喜欢当模特,觉得很尴尬,不想让大家太过于关注我。我到学校也会被嘲笑。第一次当模特是拍一个生抽的平面广告,登在了报纸上,那个广告我笑得特别不自然。我还记得校长在开学校大会的时候,跟全校的人说‘我们学校有一个同学去拍了广告,学校是不接受的,因为这样会影响学习。’”

 卢靖姗一直很感谢父母,在她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告诉她:价值观不能一直放在外表上。“他们跟我说,人都会老去、生病、死亡,如果那么在意外表会很不开心。所以我成长的过程中就会很喜欢学习,音乐、跳舞、油画,妈妈都很支持我。所以我成长的过程中,一直都没有想过我漂亮不漂亮。”

 一家子

 “到了我差不多18 岁,香港突然流行了混血美,才开始有人说我好看,请我去当模特。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是为了证明自己好看去当模特了,为了赚钱,因为我想读好的大学,我不希望爸爸妈妈有压力。”

 15岁签给小室哲哉

 卢靖姗从小就很喜欢音乐,“因为我本身不是很会表达的人,但我觉得音乐无国界,可以通过音乐跟别人进行沟通。”

 14 岁那年,卢靖姗参加了一个歌唱比赛,“就是到一个录音室录一首歌,我当时唱的是席琳迪翁的《Because you loved me》,这个录音带给小室哲哉听了之后,他就把所有参赛者的录音放在网上,网上的人可以去投票。”最终卢靖姗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也因此获得了出唱片的机会。

 当时卢靖姗就签在了小室哲哉的公司,“我出了唱片,还记得第一个表演就是在冲绳岛G8 峰会上,跟安室奈美惠一起唱歌表演,那是我第一次上台表演。”

 卢靖姗从小就想当歌手,但是由于签约的日本公司,希望她不要继续读书,专心在歌手这条路上发展。“从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了,我只是一个赚钱的商业工具,我就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放弃学业去唱歌,我能不能成为一个自己敬佩的人?我觉得我不会。首先不是唱我喜欢的类型的歌,我没办法用自己的方式去跟观众沟通,然后我这么年轻就没有学业了,工作十年后,即便成功了,我才24 岁,然后又能怎么样呢?我怎么养我的父母?我发现这些答案都不能给我信心让我继续当歌手,所以我就放弃了唱歌,继续读书。”

 从学霸到TVB主持人,曾因名字太土被嘲

 也正是在日本公司当签约歌手的经历,让卢靖姗醒悟,娱乐行业里也要考虑很多商业因素,“我从小就明白商业的重要性,所以就去英国读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管理专业。”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是英国应该跟牛津剑桥齐名的高等学府,所以卢靖姗也算是娱乐圈的学霸了。“我觉得这些东西我都要懂,我不想要做一个随便被别人操控的演员、歌手。”

 毕业后,大部分同学都去做了投资银行的工作,但是卢靖姗又在伦敦学了一年音乐才回到香港。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想好,自己喜欢音乐和唱歌,先给自己两年时间,让自己在香港的娱乐圈闯一闯。“我告诉自己如果两年之内不能成功,我就回去投资银行找工作。”

 回到香港后,卢靖姗就成立了一个乐队,自己排练然后演出。“除此之外,我也当过几次模特拍了几个广告,还在TVB 做了很短时间的主持人。但是我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持,我记得爸爸跟我说,‘这个完全不适合你’。”

 其实,卢靖姗原来不叫这个名字,“我原本中文名字是卢雪莲,出第一张唱片的时候还在用本名。”卢靖姗的爸爸非常喜欢中国文化,不但会功夫,还懂易经、风水,“因为观音坐的莲花就是雪莲,所以这个名字其实是爸爸特意给我起的,而且雪莲的读音也像我的英文名字Celina。”介绍完这段,卢靖姗还特别用粤语背了一段《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但是香港人超级不喜欢我这个名字,大家都觉得名字很土,所以很多人跟我说,如果你要在娱乐圈,就一定要改中文名字。”

 “改名卢靖姗,当时我都没有选,就让帮我改名的人决定就好了。所以其实我拍《战狼2》的时候很多人叫我靖姗,我都反应不过来。”帮卢靖姗改名的人对她说:“有一天你在娱乐圈里会很成功的。”这位贵人就介绍了自己的一个熟人,唱片公司经理人黄柏高给卢靖姗。“他是在香港唱片业很资深的经理人,也是吴京当时签的经理人。”当卢靖姗把自己的音乐作品交给黄柏高后,很快黄柏高就签下了卢靖姗。

 一面之缘,因吴京演戏

 签了公司之后,卢靖姗就很专心的开始筹备自己的首张唱片,突然有一天经理人问卢靖姗的爸爸是不是Roy Horan,又问卢靖姗会不会打,卢靖姗说:会啊!

 “他就跟我说,有一个导演叫吴京,现在在筹备第一部电影《狼牙》,要找女一号。但是这个机会比较渺茫,因为他们已经在考虑几个有名的女演员,吴京想找一个在香港很有名气的女演员。但是他说你也去见一见面吧,看看你的功夫怎么样。”

 那是卢靖姗第一次跟吴京见面,他们去了一个打拳的地方,卢靖姗简单的展示了几个打拳的动作,然后就回家了。“我后来就完全忘了这事,几个星期后,经理人就跟我说导演选择了你。我还问他什么导演,他说就是上次你见的吴京,我们要再去跟他见个面。我就跟他说‘啊?我说我会打,但是我没说我会演戏’。”

 卢靖姗其实对当演员一直不太感兴趣,因为小时候看过爸爸演的电影,“我跟妹妹常常嘲笑他,说他演得不好,因为虽然他会说中文,但拍的时候他都是有感情的数数字,后期再去配音。所以我还跟黄柏高(当时经理人)说:我不想有一天我的孩子也嘲笑我演技很差。我还是当歌手好了,我不是演员,也没学过。”

 后来吴京鼓励卢靖姗,觉得她很有天赋和潜质,编剧也说会把《狼牙》里的角色跟着卢靖姗的性格去写。“当时我还犹豫,我心想我们才见过几次面,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性格呢?”回家后,卢靖姗询问几个好朋友的意见,其中一个演员朋友鼓励她:“这个机会很好,既然宇宙给你开了这道门,你就应该去尝试一下。”

 《狼牙》

 卢靖姗拍《狼牙》时非常用功,读了很多演技方面的书,还跟妈妈的警官朋友学习专业知识。《狼牙》上映后很多人对卢靖姗的表现给予肯定,这也让她觉得,原来是可以往演员方面发展的。

 《绿箭侠》从一集到贯穿四季

 2009年,公司调整变动,黄柏高不再做经理人,卢靖姗就没有再继续签约,随后她签了一家加拿大的公司,还去英国录了一张自己创作的唱片,但是这个时候香港的唱片业非常不景气,“而且那时特别流行可爱感觉的女生,我是一个男性性格的女孩,真的不懂怎么可爱,如果让我装可爱,观众看了都会吐的。”

 2009年到2011年是卢靖姗非常迷茫的一段时间,“那时我的银行户头里已经没钱了,我也真的差点回投资银行找工作了。”

 2011年,卢靖姗遇到了现在的经理人,“他以前是带Maggie Q在美国拍《碟中谍3》、《虎胆龙威4》、《尼基塔》的。”他告诉卢靖姗“签美国的公司不会保证每年能拍几部戏,能赚多少钱。可以去试戏,但如果试戏总失败赚不到钱就会被淘汰。试戏也会比较艰难,一个角色可能会试几千个人。”

 “但是我觉得应该去试试,我爸爸妈妈也很支持我。”

 去好莱坞发展后,卢靖姗演了《人皮交易》《警察世家》等作品

 到好莱坞发展后,卢靖姗陆续拍了电影《铁拳》、《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人皮交易》等,美剧《绿箭侠》是她在美国拍的比较有名的电视剧,从第一季到第四季,她一人分饰两个角色。

 “本来这个角色只是一集,但是那些监制挺喜欢我表演的方式或是觉得我打得不错,就一直帮我多写一些情节。”卢靖姗说在美国拍电视剧有一个很好的经历就是每一集都是不同的导演,可以跟不同的导演学到不同的经验。“那边拍戏的演员都是经过很艰难的试镜才能演到角色,也可以跟其他角色的演员学到东西。其实最好的学习就是去工作。”

 《绿箭侠》

 卢靖姗的很多同行都毕业于美国很好的表演学校,卢靖姗都会问他们在学校读的书是什么,然后自己全部买回来。“当时我没有太多经验,也没有时间去上学,我就自己读书、看视频,把他们上学的东西买回来,自己在家研究。”

 在美国拍戏这段时间,卢靖姗也有一个最大的遗憾,当她在美国发展的时候,中国的文化市场越来越好,卢靖姗的妈妈非常希望能看到她回国发展。“因为她是中国人,还是喜欢看中国电影。”

 但是卢靖姗在国内没有什么人脉。“《绿箭侠》其实在国内播得也挺好的,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人知道演‘小冬’的女孩就是中国人。还有人看了《狼牙》以为我是何超仪。所以我也一直很遗憾没有回来工作。”

 Q&A

 摄影:Melis Dainon

 新京报:妈妈去世给你带来了什么改变?

 卢靖姗:人生观的一些改变,但是我烫伤的经历包括妈妈去世,不用同情我,我都觉得这些是很好的经历。因为妈妈陪伴了我30年,我们关系很好,这就足够了。而且我妈妈得的胰腺癌,通常几个月就会去世,但是她活了将近2年,所以我很知足。我烫伤的经历也是,虽然经历了这些,但是当我住院治疗的时候,我才看到妈妈原来比我想象中更爱我,而且我还因为这件事学到了食疗的方法。

 新京报:因为烫伤,成了素食主义者?

 卢靖姗:是的,有一次我给我妈妈和姨妈用料理机做奶油蔬菜汤。那个料理机的盖子突然崩开,我的胳膊三级烫伤,医生都说肯定会留下疤痕,也有很多人劝我去做手术。当时我有一个朋友,建议我食疗,我决定试一试,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光是吃素,我只吃没有经过人工加工的食物。后来我的胳膊真的好了,连医生都很惊讶,后来我把我的食谱也提供给了医生,如果大家需要,我之后会找人翻译过来,发在微博上。后来我妈妈生病,我许了愿,希望通过吃素为妈妈积福,虽然妈妈已经过世,但吃素的习惯却固定下来了,也是觉得健康的饮食对身体健康很有帮助。

 

 新京报:你身手这么好,但是在《战狼2》里面,动作戏份不是很多,会有遗憾吗?

 卢靖姗:其实我觉得挺好的,我的重点是先做一个好演员,打只是一个技能。我不会为了体现我打的技能,而让角色不真实。我每选一个角色,都会想,这个角色是能让我敬佩的角色吗?是的话,我就去演。

 新京报:那你会挑战反派角色吗?

 卢靖姗:如果是一个单纯的反派,没有什么深度,我就没有兴趣。但是如果这个人物,我看了她的故事觉得如果有相同的经历,我也会跟她做一样的选择,我就觉得这个反派可以去演。


本文地址:http://www.01qd.cc/25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小清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