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得太多,是好还是坏呢?

2017-09-08 21:43:50  阅读 321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好奇心越重,生命力也就越强。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讲,又常常听人说“太阳底下没新事”——人世间总是有一些差不多的事情在改头换面、不停地循环下去。从阅读上讲,将无所不在的好奇心与探索经典的极致之美结合起来,这或许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们发现了自己的窘境:现在常常忧虑的不是知道得太少,而是知道得太多。各种信息太多了,什么网络小报广播电视杂志书籍——连风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的视听已经被严重堵塞,五官负担大大超载。这一切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思考和判断,因为既没有时间也反应不及,各种参照

知道得太多,是好还是坏呢?第1张-情调网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好奇心越重,生命力也就越强。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讲,又常常听人说“太阳底下没新事”——人世间总是有一些差不多的事情在改头换面、不停地循环下去。从阅读上讲,将无所不在的好奇心与探索经典的极致之美结合起来,这或许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们发现了自己的窘境:现在常常忧虑的不是知道得太少,而是知道得太多。各种信息太多了,什么网络小报广播电视杂志书籍——连风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的视听已经被严重堵塞,五官负担大大超载。这一切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思考和判断,因为既没有时间也反应不及,各种参照实在太多了。

  所以一度跟什么隔绝,把窗户关上不但不是坏事,而且成为必须要做的事。如果想做一个保有巨大创造力和思悟力的人,还是需要想想这两个字:清寂。由此我们可以理解美国那个梭罗跑到湖边林子里封闭自己的奥妙,他种地写作,想些事情,清心寡欲。这果然使他聪明了许多,比别人特殊了一些。他知道的事情都是城里人闹市中人所不知道的,而那些人知道的,大致都是一些重复了无数遍的东西,所有那一切都登在报上印在书上,知不知道、早一点知道晚一点知道都无大碍。

  他在林子里,读报纸不方便了,口耳相传的声音没了,心思容易集中。更要紧的是,他开始考虑一些更大更遥远的问题了。也就是说,他的心里装上了大事。

  再比如美国的女诗人狄金森,一辈子没怎么走出她的房子多远。她死后,人们从她的抽屉找出了一沓沓的诗稿,这才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女诗人。她的思维所抵达的角落,是当年好多辉煌一时的人物所不能够抵达的。她穿越的思维空间,是那些双脚印满了欧亚大陆的人也难以想象的。她靠了什么?不过是与世隔绝,不过是封闭自己,不过是两个字:清寂。

  但是这样说,只是道出了一个方面的道理,并不一定是要人人都走这样的极端。因为从另一方面看,一些激烈参与社会生活、推动社会波澜的人,也有高屋建瓴的气魄,有力挽狂澜的力量。像雨果,常在国会演讲,参与党派斗争,被流放等等,结果也是一个精神和文学的巨人。他到了晚年过生日的时候,总理探望,民众在阳台下彻夜不眠地游行。他去世的时候,棺木停放在凯旋门那儿,供民众瞻仰。怎么看雨果都是个伟大的人、巨人。这样的人常常处在社会剧烈变动的漩涡里,是个看得见的显着的推动者,大参与者,一个了不起的人。

  于是今天会陷入一个悖论:知道得更多好,还是稍稍闭塞更好?是尽可能地回避,还是要勇敢地投入?不知道。不过我们大致可以明白,雨果等人并没有亲临一个数字时代,如果他走进了这个时代,也一定会为信息轰炸而恐惧的——说不定他要逃得更快。

  事实上,雨果如果整天在议会里演讲,整天参加革命,整天反对小拿破仑,没有被流放到那个岛上,也不会有时间写作。字要一个一个填在格子里,饭要一口一口吃,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可见即便是雨果这样的伟人,一生也有过大回避。大清寂和大热闹肯定是相辅相成的。

  有一点是肯定的,对于我们当代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知道太多,热闹太多,个人时间太少,回到过去太少,阅读经典太少——挨近各种垃圾太多,时时有被掩埋的危险。


本文地址:http://www.01qd.cc/2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小清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