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保温饭煲-情感故事

2017-09-14 20:54:13  阅读 146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那年,因在井下工作而染上硅肺病的父亲离开了人世。为了供我和哥哥读书,妈妈要求从矿灯房调到井下开绞车——对一个女人来说,虽然那是一份非常危险的工作,但也是唯一能让女人干的、可以得到井下补贴的工作。妈妈的工作是“三班倒”,所以她经常在井下一呆就是十多个小时。又忙又累的妈妈顾不上家务了,她将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了哥哥,哥哥成了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的家长,经营着我们的生活。一天,天还没亮,哥哥就起来做好饭,然后叫我起床。我埋怨道:“还早呢,你发什么神经啊!”哥哥将我拉了起来:“从今天起我们走路上学。”我极不情

红色的保温饭煲-情感故事第1张-情调网

那年,因在井下工作而染上硅肺病的父亲离开了人世。为了供我和哥哥读书,妈妈要求从矿灯房调到井下开绞车——对一个女人来说,虽然那是一份非常危险的工作,但也是唯一能让女人干的、可以得到井下补贴的工作。

妈妈的工作是“三班倒”,所以她经常在井下一呆就是十多个小时。又忙又累的妈妈顾不上家务了,她将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了哥哥,哥哥成了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的家长,经营着我们的生活

一天,天还没亮,哥哥就起来做好饭,然后叫我起床。我埋怨道:“还早呢,你发什么神经啊!”哥哥将我拉了起来:“从今天起我们走路上学。”我极不情愿地问:“为什么?”“你算算,每天我们坐车得花6毛钱,一个月是多少?如果我们把这笔钱节省下来,一年就有100多块呢!”

100多块,这是多大的一个数目啊!可一想到每天来回两次走那么长的路,我就害怕了。“妈妈每天都给了车钱的,你想走路你走。”刚才还笑眯眯的哥哥突然拉下脸说:“你不走也得走!”

两个小时后,我和哥哥赶到了学校,踏着铃声跨进了教室。我趴在课桌上,汗水淋漓,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暗暗发誓:下午放学回家打死我也不走路了。岂料,我的“阴谋”在哥哥的严密监视下,根本没法得逞。

放学回家,我倒床便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哥哥推醒了:“从明天开始,我们中午自己带饭去学校。我问过了,把饭交到食堂蒸热需交5分钱,我们两个人就交1毛钱。我们平时在学校吃饭,再怎么也得花8毛,这样就可节约7毛,一年又是100多块,再加上节约的车费,就有200多块呢!”我简直有些不认识自己的哥哥了。虽说以前他也很节约,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斤斤计较。他这是怎么了?哥哥边收拾饭盒边叹息:“如果早点用这个方法,我们可以节约好多钱出来,可以让爸爸多吃些营养品,他也不至于离开我们了。”说到爸爸,我们都沉默了。

虽然节约下不少钱,可我却一直不知道哥哥把节约下来的钱用到哪儿去了,按我的想法,他就应该把那些钱拿来买些肉吃才对——他节约钱到底为了啥?

那天放学回家后,哥哥说去买米。等他一出门,我就在家里翻腾,抽屉里,枕头下,立柜顶上,终于在床头柜里翻出了哥哥存下来的钱,有一毛两毛的,也有一块两块的,整整齐齐,好大一沓呢!看着那些钱,我心里怦怦乱跳,最后鼓足勇气从中抽了两张1块的。我知道若被哥哥发现,定会遭他一顿暴打,可我又鼓励自己,这些钱里也有我节约的一份呀,凭什么就不该我用?

至于这两块钱要用来做什么,我一时没想好。一会儿想买一支钢笔,可又想若被哥哥发现,我不好交代它的来历。又想去买两袋花生糖,可学校里没有小卖部,放学出了校门又时刻与哥哥在一起,没有机会去买。两天过去了,那两块钱还揣在口袋里,被我的手攥得湿漉漉的。

这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考试,我提前做完交了卷子出了教室,到食堂去取饭盒。平常因为取饭的人多,我挤不到里面去,都是哥哥将饭盒取出来给我。食堂的师傅见到我说:“刚才看见你哥在上体育课呢,你给他带过去吧。”我取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铝制饭盒往操场去,看到哥哥还没下课,就蹲在操场边吃了起来。白生生的米饭上铺着肉片炒青椒,我几口将肉片消灭掉,心里仍有不甘,就想从哥哥的饭盒里再挑点儿肉吃。打开了哥哥的饭盒我呆住了,哥哥的饭盒里除了青椒就是几片白菜,连肉片的影子都不见!

我看着哥哥的饭盒,愣了好久。我终于明白哥哥为什么非要在我的饭盒上拴一根红线,为什么每天中午他将饭盒递给我后就快速离开,从不和我一起吃饭……我起身跑回食堂,拿出口袋里的钱买了一碗粉蒸肉,然后全扣在了哥哥的饭盒里。

哥哥接过饭盒的一刹那愣住了。我掏出剩下的一块5毛钱递给哥哥:“哥,我以后再也不偷钱了……”

那天回家的路上,哥一直搂着我的肩。他说:“你晓不晓得,我节约钱用来干啥?”

“干啥?”我好奇地问。

“你记不记得妈第一天出井后回来,说饭带到井下不一会儿就凉透了,她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我当时就想给妈买个保温饭煲装饭菜。我去问了,一个能装饭也能装汤的保温饭煲要8块钱,我们走两个月的路,把车费节约下来就够了。我还想给妈买件毛衣。你知道井下又冷又潮,妈穿的毛衣都是七八年前织的,不保暖。我们不给她买,她自己是舍不得买的。爸爸走了,我们不疼妈,这世上就再没有别的人心疼妈了。哥知道让你天天走路很累,等哥把买饭煲和买毛衣的钱攒够了就让你坐车……”

看看比我高一头的哥哥,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尤其是哥说的那句“我们不疼妈,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别的人心疼妈了”,让我平生第一次有了心酸的感觉。我说:“哥,我现在喜欢走路了,走了这么久的路,我都长结实了,以后我们天天走路。”哥没再说话,只是将我搂得更紧些,两个人合着同样的节拍,一步步地朝前走去。

那个月底,当我和哥哥将那个装着饭菜的红色保温饭煲递到妈妈手里时,妈妈先是惊讶,然后眼里一下蓄满了泪,她摸着我们的头说:“我的娃娃长大了,知道疼妈了……”


本文地址:http://www.01qd.cc/2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小清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